图片新闻&&点击进入

慈善动态
·倡议书 [8/8]
·我区两位高龄老人获“唐山. [11/3]
·慈善救助让贫困学子圆梦校. [11/26]
·我区26个基层慈善工作站已. [7/6]
·第五次“慈善一日捐”活动. [7/6]
·我区“慈善一日捐”活动已. [2/13]
·丰润区慈善协会春节期间发. [2/13]
·爱心成就希望---区慈善协会. [9/3]
·企业家爱洒希望小学 [3/28]
·八旬老翁热心慈善 孝顺女. [3/26]
友情链接

百度 搜狐

新浪 雅虎

网易 腾讯

中华慈善总会

河北慈善总会

唐山慈善总会

休闲娱乐频道

万有引力商贸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求助
大家都来帮帮这个不幸的家吧
更新时间:2012-12-24 16:46:35    浏览次数:32465

我的

 

我的家,坚强的爸爸、善良的妈妈、残疾的妹妹和简单的我。原本平静的生活,由于病魔的到来,打乱了我们的家。有时候我真想不通,为什么老天偏偏和我们作对,所有的事情都让我们遇到。

妹妹,今年十六周岁,妹妹是一个幸运又不幸运的孩子,幸运的是,上天让她遇到了一个好爸爸,好妈妈;不幸运的是,她是一名脑瘫患儿,从小到大生活不能自理。

自从妈妈怀上了妹妹,全家人都高兴的不得了,又多了一个小生命,想想都开心,一天一天地期待她快点降临。正常分娩是九个月,而妹妹七个月就来到了世界,当时体重只有3.8斤多,妈妈生完后失血过多,昏迷好几天,妹妹在保温箱里住了二十多天,住院期间每天都由爸爸细心照顾,虽然很累,但很开心。别人家的孩子生下来就会大声呱呱的大哭,妹妹却不会,像只老鼠唧唧的叫,一副赖死不活的样儿,大夫建议说:“这孩子别要了,恐怕活不了,再有个什么毛病,孩子受罪,大人揪心”。即便大夫这样说了,爸爸妈妈很坚决的说:“不行,为人父母,我们生她,就应该养她,这是一条小生命,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,这是我们的责任,再苦再累,我们也要把她养大成人”。有好多父母抛弃自己的孩子,而我的爸爸妈妈却没有这样做,父爱,母爱同样伟大!所以妹妹是幸运的。
   
不幸运的是,妹妹十六年以来,一直同病魔做斗争。妹妹八个月的时候发现眼睛突然失明,妈妈急的失声痛哭,带着妹妹去了市医院,确诊为视神经萎缩,眼底神经坏死,不能复明。爸爸不甘心会是这样,又带着妹妹去了北京同仁医院,到了那里,顶着雨排队,排了一天一夜,终于挂到了专家号,经专家确诊还是没有复明的机会,爸爸怒了,说:“你们这里是全国一流的好医院,难道连一个小孩的眼睛都治不好吗?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女儿”专家迟疑了一下,说:“如果你们不甘心的话,就挂一下我们副院长王光陆的号。”多加了100多元,二次挂号,经院长检查完后,叹了一口气,遗憾的说:“我也无能为力,但是看在孩子这么小的份上,我只能破例试一试。”院长给我们开了一张神奇的药方,服用三个多月,再加上积极地配合治疗,渐渐地妹妹的视力恢复了,很快出院了。爸妈的心终于踏实了,可好景不长,一周多孩子应该会走会跑了,妹妹不会,我们以为是走的晚,越来越感觉不对劲,去医院检查,结果妹妹患的症状是小儿脑瘫。一个小小的孩子,怎么能承受的了病魔的折磨?刚刚燃起的希望破灭了,又是一次重重的打击,此时爸爸妈妈万念俱灰,泪如雨下。遇到在大的事,日子还是要过的,坚强起来勇敢的面对现实。爸爸妈妈又带着妹妹踏上了漫长的求医路,经过我们到处寻医问药,前前后后走了七八个省市(大小二十多个地方),不错过任何一个可以治好妹妹病的机会。时光荏苒,就在妹妹十岁的时候,听说石家庄脑系医院可以治好妹妹的病,爸爸高兴的蹦了起来,大呼“有希望了、有希望了”,匆匆的准备一下,出发了。做了将近一天的车,除了坐车外,只要是走路,全是爸爸在背着妹妹,着急的时候蹭蹭的跑。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难免会走一些弯路,妹妹当时体重大约六十斤(由于她的手、脚、腿不灵活,自己不会用劲,背着有些重),这一路辛苦爸爸了。到了医院,经过了解后,妹妹做手术了,两条腿上开了八刀,妈妈很是心疼,趴在洗手间嚎啕大哭,宁愿自己挨千刀,也不愿看女儿挨一刀。妹妹很坚强,术后在病床上,双腿打着石膏,一动不能动,不但一滴眼泪也没掉,而且还安慰我们,说手术很成功,没几天就和正常的小朋友一样了。别看她小,特懂事,妹妹说:“我要说疼,要掉眼泪,妈妈会更疼,那就等于在揪妈妈的心,再疼我都不哭。”妈妈经常责怪自己说对不起妹妹,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妈妈。

我们坚信这次手术,一定可以改变妹妹的命运,还给她一个正常孩子应该有的童年。回到家里,爸妈每天都坚持帮助妹妹做康复训练,妹妹很刻苦的锻炼,转眼一年过去了,仍不见好,爸爸又着急了,托人买药,是意大利合资的脑力风暴,有助于脑细胞再生,对脑瘫患儿管用,爸爸说不管多贵都要买,只要能治好我女儿的病,怎么都行,绝不能错过治疗的任何机会。妹妹说那药特难吃,回味到今天想想都要吐,但比起手术挨刀子的疼这又算得了什么?

从妹妹的出生,一直到长这么大,从来没间断过治疗。为了生活,为了治病,爸爸每天辛勤劳作,到处找活干,手都磨出了厚厚的茧子。妈妈在家照顾妹妹,省吃简用,不瞒您说,为了给妹妹治病,我妈从来没舍得给自己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,自己的秋衣秋裤坏了补补,都是十元三件的,穿上都不贴身的那种。有一口好吃的也不舍得吃,比如煮鸡蛋就煮三个,没自己的。可是老天不眷顾我们,坚强的妈妈病倒了———脑出血。

当闻这个消息后,我差点没晕倒,仍急急忙忙赶去医院。当我看到妈妈时已经神志不清,还吐了一身,经CT检查后确定脑出血后,送进了ICU重病监护室。当时我感觉完了,妈妈病倒了,我这个可怜的妹妹怎么办?爸爸抑郁了,许久说不出话来,就这样我们在监护室外面坐了一夜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。第二天,大夫告诉我们妈妈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,爸爸紧紧握住了大夫的手,感谢、感谢。我也松了一口气,但心里还是放不下。每天下午4:00430可以探视,到了探视时间,我第一个冲了进去,妈妈在床上躺着,不能动,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纠结过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病情愈好,妈妈从重病室转到了普通病房,就在我们痊愈差不多得时候,妈妈感觉肚子里面好像有东西,而且肚子比原来大,我们一直以为是妈妈胖了,没想到又发现肚子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囊肿。天哪!还让不让我们活了。就这样,脑出血还未痊愈,我们又开始了抗病魔斗争。由于囊肿太大,本地医院查不出囊肿的所在位置,我们转到市里工人医院,住院观察,仍不能找到囊肿的所在位置,眼看都快过年了,这样等也不是办法。腊月二十九,爸爸带着妈妈就回来了,(那时妹妹由年近八旬的奶奶照顾,现在奶奶已经去世了)。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了,大家都强忍着泪水,露出了笑容,吃顿团圆饭,毕竟妈妈回来了。初八那天,爸爸又带着妈妈去了北京。准备去的北京301解放军医院,可是病号太多,根本排不上队,不能等,爸爸毅然决定去北京309解放军医院,到那里太陌生了,好在爸爸的朋友的朋友认识那里的主刀医生,还是北京医学发达,临床经验丰富,仅管还是不能找到囊肿的具体位置,最终决定剖腹探查。听说妈妈明天要手术了,爸爸给了我地址,我自己坐火车,坐地铁,做公交,天黑才到了医院。我自己没有单独出去过,所以妈妈还一直担心我会丢,直到看到我时才放心。那一夜,我们都没有睡,天亮了,准备一下妈妈要进手术室了。妈妈很坚强自己走进去的,回头看看爸爸和我,笑着说:“没事的,照顾好妹妹,等我出来。”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个圈圈,还是掉下来了。手术开始了,我们都明白,妈妈的手术是一场赌博——剖腹探查。爸爸和我的心都悬着,手心里捏着一把汗。中途医生出来过一次,说找到了,是腹膜后囊肿,囊肿已顺利切除,端出来让我们看了一下,血糊糊的,直径最少20厘米,足有气球那么大。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,上午800进去的,大概12:00多点出来了。成功了!成功了!妈妈的善良感动了上天,好人一生平安!

术后,妈妈渐渐地好了起来,妹妹可以上学了,学校在三里地以外的村庄,无论严寒酷暑、风雨无阻,妈妈都推着轮椅送妹妹上学,一去就是一天,冬天教室里冷得像冰窖,手冻得像大馒头,还有裂创。记得有一次上学的路上,刚下过雪,路特滑,妈妈和妹妹不小心翻到雪沟里,浑身都冻僵了,好不容易把妹妹扶上了轮椅。仅管这样,也阻止不了她们前进的脚步。寒冬腊月,爸爸在上学的必经之路,为妹妹和其他小朋友修路,桥下的冰和积水一下一下的都铲走了,感动了很多孩子的家长。妹妹特喜欢上学,渴望上学,妈妈做到了,每天都在教室里陪读,她是学校里唯一的特殊孩子,老师对妹妹很照顾,处处给母女俩提供方便。爸爸努力赚钱,我也上班,终于可以做我们喜欢的事了,那段时间我们一家人很幸福。妹妹读到了二年级,学习一直不错。好景不长,老天爷又和我们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——爸爸病倒了——脑出血(由于爸爸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妈妈照顾,妹妹被迫辍学。)

爸爸是家里的顶梁柱,他支撑着整个家。突然倒下了,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光彩,都没有阳光,自己快不能呼吸了,根本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。家里太需要爸爸了,平时爸爸的身体特棒,说倒下就倒下了,剩下我一个小女孩,独自面对突如其来的事,一夜之间我长大了,家里的重担落在我一个人身上。本来我只为妹妹一个人担心,然后为妈妈担心,现在还要为爸爸担心。爸爸发病那天早上,妈妈给我打电话,说:“闺女快回来,你爸生病了。”听到这犹如晴天霹雳,我都快崩溃了。治爸爸的病要紧,现在家里只有我了,我必须坚强,我要撑起这个家,为了不让妈妈发愁,我告诉妈妈好好照顾爸爸,保重自己的身体,钱由我来想办法。因为这么多年家里一直四处看病,家里早没钱了,那时候爸爸的医药费全都是我借来的,花费5万多。爸爸病情比妈妈严重很多,发病时半个身子没有知觉,不会动。开始也在ICU重症监护室住了半个多月,才脱离了危险。看着爸爸生病的样子,我都恨自己,不能替爸爸分担痛苦,住了两个多月的医院,陪床时只能在小板凳上打个盹,晚上两个板凳拼在一起,身体蜷缩着将就睡一会。出院后坚持做康复、针灸;在家锻炼、用药,盼了一年又一年,爸爸的脑出血后遗症仍不见好转。我们这个家太需要爸爸的支撑,我坚信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!加油——COME ON ! !

接踵而来的事情,让我和家人不知所措,“不抛弃、不放弃、要坚强、要坚持”是我们信念,虽然爸爸妈妈身体都不好,家里没有经济来源,只能靠低保维持生活。可妹妹还小,她的童年是轮椅和寂寞陪她度过的,将来我不希望还是这样。我们的生活很简单,也很容易满足,只求还妹妹一个健康的身体就行,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只要有机会我们还会继续给她治病,不能耽误她一辈子。

妹妹的理想:长大了,开一所残疾人学校,让所有的残疾人都能上学,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回报社会。

最近知道北京的医院可以治好妹妹的病,家里人又高兴,又发愁。高兴的是,妹妹的病可以治了,有希望了;发愁的是,这一二十万的费用到哪里去找?我作为家里的顶梁柱,要接过爸爸妈妈未完成的事情,决心在苦再难也要给妹妹治病。

以上所述,是我家的真实情况,恳请社会各界有爱心的好心人,帮帮我,帮帮我们这个困难的家!谢谢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总访问量:381999 本月访问量:4145 今日访问量:89

版权所有(c) 2008 丰润区慈善协会
地址:唐山市丰润区民政局5楼(38中后院、环保局东侧)
电话:0315-3235919 E-mail: frcsxh@163.com QQ:332646917

备案/许可证编号: 冀ICP备12022376号